<big id="zt139"></big>

<progress id="zt139"></progress>

<big id="zt139"><thead id="zt139"><font id="zt139"></font></thead></big>

    <sub id="zt139"></sub><progress id="zt139"><meter id="zt139"><font id="zt139"></font></meter></prog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zt139"><thead id="zt139"></thead></address>

      <progress id="zt139"><thead id="zt139"><thead id="zt139"></thead></thead></progress>

        房源不合法 房東被拘留 共享住宿二房東創業夢碎了

        • 時間:2018-07-30 09:07 編輯: 來源:經濟觀察報 閱讀:2240
        • 掃一掃,手機訪問
        摘要:民宿房客身份核實一直是痛點  一  剛從香港過來的Fiona和男友,7月12日,被警察帶到了北京市安定門派出所。  此前的一天,房東馮凡發微信告訴Fiona,第二天上午10點,會有警察例行檢查,到房子里拍照

        民宿房客身份核實一直是痛點

          一

          剛從香港過來的Fiona和男友,7月12日,被警察帶到了北京市安定門派出所。

          此前的一天,房東馮凡發微信告訴Fiona,第二天上午10點,會有警察例行檢查,到房子里拍照,不用在意。上午10點鐘,馮凡收到了Fiona的微信“我們現在在police station!

          Fiona生活在香港,一個月前在Airbnb(愛彼迎)上訂了北京北下洼子8號院的一間房,打算在北京度過一個10天的假期。沒想到才入住了一晚,就經歷了這場風波。房東馮凡急忙趕到派出所,把Fiona“換了”出來,Fiona回到民宿里繼續她的假期,而馮凡卻在派出所里待了30個小時。

          這位房東只有21歲,還在讀大三,今年4月份經朋友介紹來到了一家叫美居的創業公司實習,這是一家3月份剛注冊成立的科技公司,在北京租下了15套房源,經營民宿短租。確切地說,馮凡的身份應該是“二房東”。隨著民宿短租行業在中國的發展,美居是眾多入局者之一。

          這樣的民宿短租也被叫做共享住宿,中商產業研究院預測,2018年我國共享住宿市場規模將接近170億元。馮凡所在的公司則采取了一種租入一定數量的房源,再小規;\營,短租給別人的方式。這種模式運作的創業公司都偏小,美居算是大的,不僅在Airbnb、途家、小豬短租平臺上有大量類似房源,像城宿、路客這類次一級平臺上,也聚集著大量的“二房東”身份的創業公司。

          在上海眾華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甘國龍看來,這種屬于賓館性質,不能叫共享。賓館類需公安機關特別審批,但短租的民宿大多是居住房,不能用于營業,因此無法申請營業執照。

          這導致了美居盡管擁有這15套房源三年的使用權,卻并沒有合法的經營者身份。根據《北京市居住小區物業管理辦法》的規定,房地產產權人或使用人擅自改變房屋用途,物業管理企業應當勸阻、制止并向有關行政管理機關報告。而目前城市短租民宿,大多是由住房改造,實際上改變了房屋的用途,由自用變為商用,不具備商業經營的資質。

          馮凡的遭遇并非孤例,記者網上查到不下10起民宿短租被罰的公開案件,地區涉及上海、杭州、浙江、福州和北京,懲處力度從罰款到拘留15天不等。

            

          二

          馮凡從北京市安定門派出所一扇灰色鐵門中徑直走出來,沒有回頭看等待室里的朋友,直接走到路上,蹲下來哭出了聲。馮凡坐在回住處的車上,把手機開機,微信消息提醒的紅色圓圈里,顯示數字是361。車開過兩個十字路口后,馮凡開始看這些消息,然后一一回復。告訴房客入住信息,聯系保潔人員打掃,處理著平時工作時該做的事;貜屯晁腥,她唯獨沒有回復自己的母親,因為不敢讓家里知道自己進派出所這件事。

          這是馮凡第二次因公司的事進派出所,理由同第一次如出一轍,民宿被鄰居舉報了。派出所的人對馮凡的朋友說,“這是不合法的!

          達曉律師事務所林蔚律師稱,我國住宿行業需取得經營許可證才可依法營業。而現實情況是,大部分民宿受房屋規模、建筑結構等限制,難以達到住宿業相關法律要求,從而長期處于無證經營狀態。小區住宅如需從事商業活動,首先需到規劃局和房管局申請“住改非”,然后征求其他業主簽字同意后,才能申請辦理營業執照,接下來還需辦理特種行業許可證,依法納稅。

          林蔚律師認為,一些民宿無營業執照,沒有納稅、消防審批,存在一定消防隱患,工商、稅務、消防、公安部門應當依法管理。但他建議執法部門先行告知,要求民宿經營者應先行整改,同時給予經營者整改提供便利。

          三

          那天,在派出所外等待馮凡到凌晨兩點的,還有馮凡的老板、美居創始人劉男。民宿短租到底合不合法?房東屢屢被拘,在線短租平臺該承擔哪些責任?國家又如何監管這個新經濟業態?——這些疑問在劉男的腦子里盤旋。

          今年剛滿30歲的劉男曾任職于國內某互聯網巨頭,從事AI工作。離職后,他成立了這家公司。

          劉男租下了北京的15套房源作為起步,先在airbnb、途家、小豬短租上運營,慢慢擴大規模后再實現自己的平臺化。這15套房源全由大三學生馮凡出面運營,7月份,這幾套房源入住率幾乎達到了100%。馮凡告訴記者,民宿管理從房客交易到保潔、維修全部線上進行,來北京前她微信里只有100多個人,現在是523個人。

          盡管Airbnb和途家用各種方式避免房主和房客私下交易,但在馮凡眼里,入住的整個過程中,微信聯系是最方便的,但私下交易意味著避開了平臺的監管,更加無法確定實際入住人是誰。不同于酒店,民宿房客身份核實一直是痛點,存在一定法律風險。甘國龍認為,民宿短租通過平臺進行交易,無法確認實際入住人,而酒店有一套完整的系統,可以落實到個人和房間。這導致民宿一旦出事,會無法落實到責任主體。

          技術出身的劉男想,“如在門鎖中加入人臉識別,就解決了身份驗證問題!蹦壳,這一方式還停留在紙上。在甘國龍眼里,未來技術發展可解決一部分民宿現存問題,但鄰里關系等困擾是技術無法解決的。酒店中所有人都是旅客,在短租民宿中,頻繁更換的住客卻會打亂周圍常住居民的生活習慣,對鄰居關系造成影響。

          記者通過朋友的Airbnb賬號,訂了一家護國寺附近民宿,高德地圖里輸入對方提供地址“德勝門內大街211號”,定位選項只有一個“公共廁所”。這間房屋,隱藏在一片破舊紅磚房中間,預定一晚最終要付608元。入住前,房東不斷叮囑記者,“如鄰居問起,就說是住朋友家!

          輸入密碼走進去,一股油漆味撲面而來,房東稱房間是6月初剛裝修的。整個房間的所有門窗都在房間南面,全部打開,也無法實現有效通風。在門口炒菜的鄰居告訴記者,這間房子上個月剛裝修完,之后兩天就開始住人了。

          馮凡的房子也有類似問題,她們采取通風半月加擺放綠植方式吸收有害氣體。而德勝門內大街這套房屋中,沒有一株真的綠植。裝修材料中的甲醛等有害氣體需一定時間才可散去,但對于民宿主來說,“時間就是金錢”。

          記者預定的另一家民宿,位于天壇附近一個開放式小區里,房間沒有任何安保和門禁系統,密碼鎖房門也無法從屋內反鎖。

          四

          盡管公司成立之初就獲1000萬元融資,劉男卻等不及市場完善了。劉男和幾位股東近日決定,將公司轉型做游戲,在他們看來,民宿短時間內掙不到錢,房源租金和維護也需源源不斷往里砸錢。

          按國家信息中心分享經濟研究中心預測,到2020年,我國共享住宿市場交易規模達500億元,共享房源將超600萬套,房客數將超1億人。

          不同于劉男的黯然離場,大量入局者堅持在跑道上!吨袊蚕碜∷薨l展報告2018》顯示,去年我國共享住宿市場交易規模約145億元,融資約5.4億美元,形成Airbnb(愛彼迎)、小豬、途家等一批頭部企業。

          airbnb是一家美國公司,于2008年成立,最近一輪融資估值達310億美元。途家打通攜程、藝龍、去哪兒、螞蟻短租、58趕集等8個平臺房源,小豬短租則打通阿里巴巴旗下旅行品牌飛豬的流量入口,美團也于去年4月上線了自己的民宿共享平臺榛果民宿。

          2015年成立的路客,至今獲得順為資本、洪泰基金、真格基金等累計2億元左右融資。創業平臺城宿,至今獲得Airbnb、騰訊等累計超5000萬融資。至此,騰訊、阿里巴巴、美團、攜程等互聯網巨頭都已進入該領域。

          像城宿、路客這類巨頭投資的創業企業,依靠Airbnb(愛彼迎)、小豬、途家等平臺導流,但有的企業通過自有平臺、小程序等,成為次一級平臺;而美居這類小創業公司在全國成千上萬。

          在途家看來,短租民宿屬于非標準產品,現階段很多民宿缺少酒店成熟的規范流程、衛生以及入住體驗都是用戶新投訴的熱點。而在airbnb相關負責人看來,住宿共享經濟處于早期階段。面對法律問題,需要一段適應期。而房源不合法、房東被拘留等諸多問題,airbnb相關負責人并未正面回應記者。

          林蔚稱,平臺應加強對房屋出租情況的審查與核實。比如,核實房屋的地址、結構、環境等,審查房屋的消防、安全等信息,對符合法規和出租資質的短租房經營行為做好登記備案,并向公安等相關部門報備,把好市場關口,才能確保短租房經營的有序和安全。如房東身份不合法,短租平臺就沒盡到合理審查核實義務。

          “平臺既撮合交易,還有廣告位(不同的展示位置價格不同)展示,同時提供支付、發票等等系列服務,并不簡單是信息中介,而是深度參與住宿服務。正在制定的電子商務法對平臺商就提出了審核義務及責任承擔!绷治祵τ浾哒f。

          在日本,長期處灰色地帶的民宿業被終結,今年6月15日,日本開始實施民宿新法,新法規定經營者必須正式通過申請,領取民宿營業執照,制作住房名冊,如業主沒有同住,必須經第三方經營公司管理。同時,一年營業不超180天。

          在途家相關負責人看來,中國政府對共享經濟持鼓勵看好態度,未來相關立法肯定推進落實并加以規范。

          北京工商大學教授、經濟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周清杰認為,共享住宿最初是居民與居民間交換,現在借助互聯網實現平臺化,居民通過該方式實現盈利,變成經營主體。但經營需要牌照,這是法律空白,也是法律需根據市場做出更新的地方。

          一些地方性法規曾對短租現象提出解決嘗試!稄V東省租賃房屋治安管理規定》于2012年制定,規定了出租人通過人員信息采集系統等,必須履行對相關部門的登記備案義務。但目前,國內并未有專門法律規范短租。林蔚認為“民宿短租很多問題,正是由于法律的滯后性!

          去年7月,八部委出臺的《關于促進分享經濟發展的指導性意見》指出,分享經濟發展面臨諸多問題和挑戰,要推進簡政放權、放管結合、優化服務改革,按照“鼓勵創新、包容審慎”原則,發展與監管并重。

          在林蔚眼里,國家或者部委層面要有上位法、各地因地制宜制定符合當地又不違反上位法的地方性法規,區別城市、鄉村和景區的管理。同時兼顧適當放寬的準入門檻和保證公共及居住者安全。

          (文中美居、馮凡、劉男均為化名)


        返回首頁
        Copyright 2014-2022 愛轉讓網,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jintianxinxi.com
        客服熱線:18627762995(周一至周五:8:00-7:00) 鄂ICP備18016523號-1
        在線咨詢
        售前咨詢 售前咨詢 咨詢熱線
        18627762995
        掃一掃

        手機訪問更便捷
        返回頂部